康宝莱股权争斗第二季精彩依旧 结局仍是未知数

财富中文网 行业资讯 10-08 09:55

去年年底,《财富》(中文网)曾刊登一篇报道,名为《比万科宝能更激烈的战争:康宝莱三年生死战全纪实》,披露了华尔街大佬比尔·阿克曼做空康宝莱的前因后果。今年以来,万科、宝能之争持续发酵,围绕康宝莱的多空缠斗也是愈演愈烈,主要在大空头阿克曼与做多康宝莱的另一位华尔街大佬卡尔·伊坎之间展开。伊坎试图出售股票脱身未果,被迫继续增持。而这场争斗的结局如何,至今仍是未知数。
  9月2日的晚上,在纽约奢华的皮埃酒店宴会厅,亿万富翁投资大亨卡尔·伊坎缓步走上舞台,台下人头攒动,每个人仅有立足之地。参会的都是华尔街人士,正出席财经频道CNBC主办的年度机构投资者绝对收益论坛。一直到下午5点,他们才终于等到这样一位重量级人物发表讲话。从雷伊·达利欧到保罗·辛格,许多预言家都警告称经济即将陷入衰退,华尔街内外大受震动,道琼斯指数当日下跌近200点。伊坎也对股市走向很悲观。他手握大量空头仓位,但股市一年多来的涨势令他的投资基金损失惨重。这次他会说什么?
  然而,伊坎想谈论的却是一只他个人特别看好的股票:康宝莱(Herbalife)。这家营养补充剂公司最近刚刚就多项欺诈行为指控,与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达成一项价值2亿美元的和解协议。伊坎目前持有康宝莱21%的股份,手下有5人进驻其董事会。当然,这不是故事的全部。至少在投资者眼中,伊坎对于康宝莱的财务雄心,是包藏在他与与对冲基金经理比尔·阿克曼高调的互撕之中的。阿克曼认定康宝莱股价会崩溃,并为此投下重注。
  事实上,伊坎跟阿克曼的决斗已经进行了好些回合,最近一次是在今年8月。《华尔街日报》称,伊坎请求长期合作的投行杰佛里集团帮他卖股票,阿克曼立刻上CNBC电视台狠狠地嘲笑他了一番。

1.jpg

“我买股票可不是玩游戏,”伊坎在绝对收益论坛上说。随后,他还表示要加码。“我已经向联邦贸易提交加速增持申请,希望尽快将持股比例增持至50%,”他说。伊坎表示可能还会进一步增持。在CNBC主持人史考特·瓦普纳追问下,伊坎表示会“考虑”提出全面收购要约,但随即迅速承认,“我并没想好,只是考虑过。这并不表示我一定会去做。我觉得其他人也有可能出手。我觉得,康宝莱当然是一个实施私有化的目标。”
  很少有维权投资者会明确表示自己有意增持或全部收购某家公司的股份。毕竟,放出这种消息只会提高收购成本。但伊坎在皮埃酒店表示,全面收购要约将对康宝莱构成强大的“轧空”(推高股价,逼迫看空者反手做多的行为——译者)压力。康宝莱最大的空头,当然就是阿克曼。
  “阿克曼希望我早点收手.”伊坎说。他在CNBC的采访中大半时间都在强调一个观点,即他绝不会放弃。但阿克曼的伊坎正试图从康宝莱脱身的说法也并非空穴来风。


比尔·阿克曼收到一个短信
  8月4日,星期四。正在威尼斯度假的阿克曼突然收到一条手机短信。当时,意大利刚过午夜,发信者问他能不能第二天在纽约市会面。
  这条短信来自杰佛里集团一位高管。阿克曼跟此人并不熟,过去跟这家投行也没什么业务联系。但他知道有个人跟杰佛里关系密切,就是卡尔·伊坎。阿克曼正好打算第二天乘他的湾流私人飞机返回纽约,去布里奇汉普顿的家里过周末。他问道,“下周再谈行么?”投行人士说不能等,不见面也要通个电话。
  现在大家都知道,杰佛里今年夏天一直在忙着为伊坎持有的股份找卖家;对于出售股票,伊坎或许一直持开明态度。大家也知道,有人接触过阿克曼,他也考虑过买下伊坎的部分股份。但其中的大部分细节并未见诸报端。这是一场投资界间谍交锋战,其中掺杂了大量自负、蔑视和对抗情绪,也是一个观察两位亿万身家投资大佬的行事风格的好机会。(《财富》杂志曾致电伊坎请求评论,伊坎并未回电,但他后来公开表示从来没让杰佛里帮他买股份。)
  最终,尽管杰佛里集团花了至少一个月找遍华尔街大佬,但受困于法律限制(稍后详细解释),这家投行最终只为1100万股多一点的股票找到了买家,而伊坎共持有1700万股康宝莱股票。据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交易价为每股51.50美元,比康宝莱当时在公开市场成交价低了10美元。(与杰佛里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交易价比这个数字高好几美元。)但这项交易提议几乎当场就遭到伊坎拒绝。
  在周二的绝对收益论坛上,有人问伊坎没有考虑卖出股份,他只笑了笑就转入了下一个问题。


一对宿敌
  伊坎与阿克曼彼此不对付,早已成为华尔街传奇。一位是耄耋老人,另一位也是满头银发,已知天命。多年来,这两位好斗的亿万富翁时不时就要掐一架。这一切肇始于2003年。当时,阿克曼将旗下对冲基金在一家上市房地产公司的股份卖给了伊坎,条件是阿克曼的投资者可以收取部分收益。但后来,伊坎转售这只股票,豪赚75%的利润,但他拒绝分享。阿克曼提出起诉,两人自此不睦。(最终的判决让阿克曼拿到了900万美元收益。)
  2013年,在出席CNBC一档节目时,两人破口大骂,正式撕破脸。一年后,两人又同时出镜,看起来和好了。不过上周,伊坎不承认他当时拥抱了阿克曼。“我只是走路绊了一下。”伊坎反驳说。
  在阿克曼宣布做空康宝莱后不久,伊坎就大手笔买入,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复仇之举,目前来看还是挺成功的。2014年,在联邦贸易委员会启动对康宝莱的调查后,伊坎变得更加活跃,相继安插5个人进入康宝莱董事会,并帮助这家公司安然度过了这项最终于7月15日以和解结束的调查。


2.jpg


2014年CNBC机构投资者绝对收益论坛上,史考特·瓦普纳采访伊坎和阿克曼。

在接受调查时,康宝莱既没有承认也没否认责任,但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和解协议还是造成不少变数。该协议要求康宝莱重新制定其美国业务流程,还要接受长达7年的政府监控。
  然而和解后,伊坎和康宝莱都宣布胜利。就在联邦贸易委员会官方宣布和解协议后不久,伊坎发布新闻稿称,该委员会已判定康宝莱并非金字塔骗局。但联邦贸易委员会女主席伊迪斯·拉米雷斯随后提出异议,称联邦贸易委员会认定康宝莱“并非金字塔骗局”的说法并不准确。
  一开始,康宝莱坚称,与政府的和解协议不会对业务造成重大影响。康宝莱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约翰逊起初表示,这份和解协议“承认我们的商业模式很稳健,也让我们增强了继续获得成功的信心。”但康宝莱在后来的公告中警告称,“我们不能保证完全遵守‘同意令’(Consent Order)”,而且“同意令或将对我们的业务产生显著影响。”
  大部分投资者似乎站在了康宝莱一边。和解消息传出后,康宝莱股价飞升,当日报收65.25美元,涨幅为9%。
  阿克曼可没被吓住。7月20日向投资者发布季度演讲时,他也宣布胜利。阿克曼称,他对康宝莱的批评几乎全被联邦贸易委员会肯定。一些投资者似乎相信他的说法。和解协议后,空头仓位明显上升,共有超过2700万股,是2014年以来最高水平。


阿克曼全力出击
  8月初,在接到杰佛里银行家的问询后,阿克曼立刻给投资团队写了封信:“我猜他是在帮伊坎卖股份,伊坎想出手。”(尽管阿克曼愿意接受本文记者采访,但他拒绝透露究竟是哪位杰佛里高管联系他。有了解伊坎跟杰佛里关系的投资人称,这件事如此敏感,伊坎唯一能信任的估计只有杰佛里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汉德勒。汉德勒和杰佛里都拒绝置评此事。《财富》致电康宝莱要求评论,但未获回应。)
  8月3日,也就是杰佛里银行家打电话给阿克曼前一天,康宝莱宣布业绩超过预期,股价应声上涨,阿克曼的损失自然进一步扩大。阿克曼相信,只要伊坎想退出这只股票的消息公布于众,康宝莱股价一定会下跌,从而会抹平自己的亏损。


3.jpg

2014年7月22日,阿克曼在纽约演讲。

对伊坎来说,此时也是个好时机。一般来说,出售股票的流程非常繁琐。但也有例外情况,有一项144号规定,允许像伊坎这种持大量股份的内部人士,在符合某些条件时不事声张地悄悄出售。在这起案例中,康宝莱公司7月15日与FTC达成的和解协议导致其股票交易量激增,触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设定的一道门槛,从而允许伊坎在15日以后的4周内通过一个非注册大宗交易系统将股份全部出手,而不必通过正式的渠道公开出售。(后一种方式需要康宝莱批准和参与。)此外,还有个麻烦:由于伊坎属于内部人士(他的下属是康宝莱董事会成员),他必须等到业绩报告发布后才能出售。这意味着他只有一个为期8天的窗口期——8月4日至8月12日。
  阿克曼似乎很感兴趣,甚至有点兴奋。当他的私人飞机刚在纽约长岛韦斯特汉普顿机场落地时,他还没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地给杰佛里银行家打电话,后者证实了他的怀疑。这位银行家果然在尝试着帮助伊坎出手其持有的1700万股康宝莱股份。为什么阿克曼感兴趣?“我没法肯定卡尔一定会卖,他那个人说不准。”银行家警告说,伊坎很可能随时改变主意。
  阿克曼买入康宝莱股份或许是令人惊讶之举,因为他一直发誓跟康宝莱斗到底,不倒闭不罢休。不过,阿克曼确实考虑过买入伊坎的股份,因为他觉得,这样做可以加快康宝莱的毁灭。阿克曼告诉银行家说,他不会停止做空康宝莱。阿克曼旗下的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已经投入约12亿美元做空康宝莱。截止今年7月,其投资者账面损失至少4亿美元。
  “不过如果你需要我帮忙完成交易,我会帮忙的。”他跟杰佛里的高管说,还表示他只能买一小部分,还得找其他人接盘。
  “必须是自由流通股。”阿克曼补充说。他有自己的打算:只要伊坎出售股份的消息曝出,他会立刻卖出,空头头寸就能盈利。


伊坎大开绿灯
  伊坎心里很清楚,这些股份没那么好出手。他想一次清空1700万股,当时价值超过11亿美元。再加上康宝莱颇具争议,接下来7年都要接受政府严密监控,让找买家变得更加困难。尽管如此,杰佛里还是迅速地开始接触潜在买家。
  在这笔交易中,一位是内部人士伊坎,另一个则是做空者阿克曼,这其中涉及的法律细节也更为复杂。咨询律师后,阿克曼发现,按有关法律规定,他只能买入价值不能超过2.4亿美元的股票,大约相当于伊坎所持股份的20%。否则的话,他购买股票的时间至少会被拖后一个月,从而将超出伊坎出售股票的窗口期。

4.jpg

2016年康宝莱洛杉矶办公室一角。

不过,阿克曼还是继续跟杰佛里磋商。这家投行同时也在尝试吸引其他买家,并且认为成交股价在每股65美元以下,跟当时股价差不多。为了达成交易,杰佛里甚至愿意自己买入一些股票。阿克曼怀疑杰佛里找不到买家。当然了,外人都能想到,一旦伊坎退出,股价必然下跌,何必在下跌之前买入呢。
  对伊坎来说,他一直觉得想什么时候卖就什么时候卖,根本不用考虑打折。一位了解他的人士表示,伊坎“大量卖出时从来没碰到过困难。”他还补充说,伊坎坚称,一旦他出售康宝莱,其股价反而可能上涨。伊坎的逻辑是,自己退出后康宝莱可以根据基本面价值交易,不会再有人担心他退出了怎么办。这多少有点循环论证的味道。(伊坎还找了瑞银的银行家帮忙出售股份。)
  然而,尽管付出了百般努力,到8月12日,即伊坎出售股票的窗口期结束之际,杰佛里还是没能找到接盘侠。不过事情还没完。杰佛里继续在拼命找卖家。另一方面,伊坎显然相信,他能说服康宝莱批准他卖出股票,还会协助他在公开市场出售。
  最终,8月25日,杰佛里终于能够说服一些机构投资者接手。知情人士称,这些投资者愿意以每股51.50美元的价格,收购伊坎手里超过1100万股股份。阿克曼并不在其中。
  比起康宝莱当时62美元的股价,竞购价格有17%的折价。交易员都表示,他们从没听说过如此大幅度的大宗售股折扣。伊坎买入的平均成本为每股37美元,所以算起来,他可以赚取高达1.67亿美元的纯利润。但如果完成交易,伊坎手里还会剩下600万股份,之前购入成本略微超过2亿美元,如果他出售的消息确实导致康宝莱股价下跌,这些股票很可能出现浮亏。伊坎对此的回复是,不卖。


阿克曼继续攻击
  8月26日早晨,《华尔街日报》详细报道了伊坎打算出售康宝莱股份一事。文章称伊坎此举“令人吃惊”。康宝莱股价应声暴跌。
  阿克曼早已准备好突然袭击。消息见报不到一小时,他已经坐在CNBC演播室确认伊坎想出售股份。他还吹捧了一番伊坎,称“这笔交易很不错,看到伊坎赚钱我很高兴。”他仍然希望这位宿敌出售股票。
  阿克曼猜测,伊坎之所以想退出是因为已经“赚了不少”,不想继续操心康宝莱的将来。当然了,阿克曼口中不是只有吹捧,说话是忍不住夹枪带棒:“我觉得他也清楚康宝莱迟早要完。”阿克曼还列举了其他大量抛售康宝莱股票的投资者,包括丹·洛布和乔治·索罗斯,称“伊坎是力挺康宝莱的最后一人,他撤退了,投资者对康宝莱的信心就全面崩溃了。”就在阿克曼侃侃而谈时,康宝莱股份随之下挫,当日早间下跌约8%至57美元。
  伊坎很快就回击。没过几个小时,伊坎发布了一份新闻稿,称他不仅不卖,还在继续买入。早盘中段开始,他已经买入230万股康宝莱股票。“我从来没让杰佛里卖出康宝莱股票。”伊坎在声明中说。
  伊坎重申了对该公司的支持,还怒斥阿克曼“脑子出问题了”,竟然去猜他的想法。伊坎在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表示,“一个根本不了解我投资思路的人竟然跑去电视台,向全世界解释我在想什么!太不可思议了!他根本没权利这么做,而且更糟的是,近年来他讲了很多没有根据的言论和一厢情愿的推测,尤其针对康宝莱,导致投资者损失了大量财富。”



退路难寻
  当《财富》要求阿克曼谈论对这段声明的看法时,他说:“伊坎持有一家被FTC认定违反法律、侵犯消费者利益的公司多达21%的股份。他想卖但是没成功。我想,事实胜于雄辩。”
  阿克曼也曾通过此类手段出售过大量股份。他表示,在出现满意的价格之前,投资者通常不会正式下卖单。此时,伊坎还在继续买入康宝莱,以60.39美元的均价增持了306846股。目前伊坎持股成本约为40美元,1960万股的浮盈约4亿美元。不过,要想让这笔收益落袋为安,难度极大。
  随着康宝莱股价再次跌破60美元,伊坎表示将向联邦贸易委员会申请增持至50%,以提振股价。发表声明时股市已经收盘,第二天股价上涨4%。不过,一些旁观者不少还是带着怀疑眼光,认为伊坎是在争面子,强出头。
  有些原本看多康宝莱的投资者此时却纷纷倒戈。对冲基金查普曼资本的基金经理罗伯特·查普曼表示最近已经弃械投降。他现在不仅停止买入,而且开始做空。“现在有两件事很确定,”查普曼说,“第一,康宝莱的美国业务有麻烦;第二,卡尔·伊坎想卖出1700万股康宝莱股票。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伊坎和阿克曼究竟谁能坚持到最后?康宝莱今后何去何从?让我们期待康宝莱生死战第三季来揭晓答案吧。

1 条记录 1/1 页
网友评论全部评论(0)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