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2021年亿元传销大案

网信视点独家报道12-17 09:17

前言:

自在中国“生根发芽”以来,传销可谓屡禁不止,并且紧跟时代潮流,不断翻新花样。多年来,层出不断的传销组织在中国制造过多起影响范围广、涉案金额巨大的、震惊全国的大案。今天,动则覆盖全国、金额上亿的传销大案已屡见不鲜。
网信视点根据公开报道整理了2021年公布的金额上亿的传销大案。数据显示,这些案件几乎清一色的属于网络传销案。网络传销呈现出隐蔽性强、形式多样、规模庞大、手段先进等特点,因此受到传销组织的青睐。
据观察,2021年公布的这些亿元传销大案中,以“虚拟币”、“社交电商”名目为主,引诱投资者参与其中。今年,我国加大了对虚拟币炒作的打击力度,击破了不少虚拟币传销类的案件。同样被加大监管力度的还有社交电商。今年,知名社交电商花生日记因涉及传销行为,被广州海珠区市场监管局处以罚金904万余元,并责令整改违法行为。这释放出监管部门加大力度规范日益泛滥的社交电商的信号。在监管收紧的情况下,今年有不少打着“社交电商”旗号的传销组织浮出水面。
另外,今年,有个别直销企业因不规范的市场行为遭到用户投诉和监管部门警告。2021年12月8日,恩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一则传销风险提示信息,题为《关于然健环球(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涉嫌组织、策划传销活动的风险提示》,警告消费者投资然健环球存在重大风险隐患。
值得警惕的是,2021年底,“元宇宙”这个新的高科技概念走红网络,成为某些传销组织的新“包装”。在大多数人还没明白什么是“元宇宙”时,一些传销人员自称元宇宙专家,借用元宇宙的概念忽悠投资者。甚至,一些传销团队直接将自己团队名命为“元宇宙某某团队”。新的一年,希望大家可以擦亮眼睛,谨慎投资。

“青岛大狮”传销案
涉案金额:70亿元
这是一起典型的网络传销案,更是一起涉案金额特别巨大的传销案。
2021年8月19日,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检察院对外披露了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的起诉书。起诉书披露,岳某某自2016年6月先后成立青岛大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狮公司)等30余家公司,购买了“中销联合”、“一壶茶”、“星通易赚”、“赚客帝国”、“文惠王”、“乾多多”、“开心海豚”、“盘古邦”、“九龙壁”等11款手机APP软件,并在这些软件中植入分销三级奖励模式、团队奖励模式、区域奖励模式等传销模式,打着“共产共富”等幌子,虚构盈利项目,与多名传销“骨干”通过劝说身边人员、利用微信群等方式大肆发展下线会员,鼓动下线多投资,在全国引诱500余万人加入,最深层级达30余层,参与者缴纳的传销资金高达70余亿元。

GBC币传销案
涉案金额:34亿元
2021年5月6日,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发布了一份刑事判决书,阳某萍以GBC币、财富币发展下线获取利益,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个月。早在2020年12月,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检察院就披露了这起GBC平台区块链虚拟货币传销案。
经查,2018年3月至2018年7月,童某、吴某、刘某、周某等人经预谋后,委托一网络科技公司设计了GBC平台软件电脑客户端和手机APP,并制作虚假宣传资料,谎称GBC币、财富币是区块链虚拟货币,具有巨大升值空间。以买卖虚拟GBC币、财富币可以获得高额收益为诱饵,通过微信在郑州市金水区等地层层发展下线购买GBC币、财富币,诱使被发展人员持续投入资金或继续发展人员,形成上下线关系,进行传销活动。经审计,在短短4个多月的时间里,GBC平台涉及会员账号59548个,共47个层级,涉案资金累计340841.13万元。

“开元券”传销案
涉案金额:9.8亿元
临近年底,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公布了深圳开元盛世事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元盛世”)传销典型案例。
自2017年6月起,开元盛世设立互联网理财平台,以项目投资为名义招募会员,要求被发展的会员以购买虚拟物品“开元卷”的方式缴纳入门费,以此取得平台注册账号和发展其他会员的资格。开元盛世对会员实行静态收益以及动态收益两种奖金制度。此外还有路虎、北京商品房、北京别墅、全家移民海外等多多重奖励。截至案发,开元盛世发展会员账号共计195007个,遍布全国31个省(区、市),发展的会员层级最高达72层,涉案金额高达9.8亿余元。

“任务帮”传销案
涉案金额:8.58亿余元
2017年7月19日,被告人张鹏(在逃)、刘立森(在逃)注册成立硕利链付宝(湖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又称硕利链付宝(武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硕利公司)。公司成立后,张鹏、刘立森等人以经营“任务帮”等活动为名发行“帮呗币”,通过互联网和现实人拉人方式按层级发展会员,吸引全国各地会员投资,实现传销活动。该传销组织要求参加者购买200枚“帮呗币”成为有效会员,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有效会员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可以获得对应的静态和动态返利。直至案发,该公司通过拉人头方式发展会员,吸引了全国各地近13万人投资,非法获利8.58亿余元。

内蒙古德一堂传销案
涉案金额:8.53亿元
今年5月,内蒙古公安厅经侦总队通过分析研判,发现内蒙古德一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初某、纪某、初某某等人的农业银行账户有大额可疑资金交易,涉嫌传销犯罪。
经查,内蒙古一公司以高额奖励为诱饵,引诱他人充值并购买冷敷凝胶、常长清复合雪莲果液饮品、劲风友海洋生物液饮品、古痹通等产品成为会员;推荐下线获得推荐下线的资格,并按照会员的消费金额和发展团队业绩,将会员等级设置为VIP会员、中级会员、高级会员、总代会员等12个级别。从2020年初至2021年8月,该通过线上APP疯狂敛财8.53亿元,涉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41万余名参与者成为正式会员。

国脉电信传销案
涉案金额:6.7亿元
1月8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杭州国脉电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脉电信)、卢小杰、王伟伟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上诉案,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据悉,国脉电信成立于2011年4月21日,经营范围为第二类增值电话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联通400全国统一电话增值业务的开发、推广、服务及代理,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成果转让等。2017年12月、2018年4月,国脉电信同中国联通公司浙江省分公司及其丽水市分公司、衢州市分公司签订协议,为上述公司代理销售28元套餐国脉天网卡和29元套餐天网卡。2019年1月,国脉电信同中国联通公司达成协议,代为销售39元天网卡。但在代为销售期间,国脉电信虚构“天网流量大礼包服务”产品,通过微信群等在聊城市东昌府区及全国进行推广、销售,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返利依据,按照分销、店铺、绩效等奖励方式进行返利,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巨额财物。
截至2019年6月20日,国脉电信后台注册832048人,形成层级59层,其中购买“天网流量大礼包服务”的396770人,涉案金额673864430.99元,其中劳务公司代发返利384330498.75元,会员返利提现42722625.65元,国脉电信非法获利246811306.59元。

“牛樟芝”传销案
涉案金额:6.6亿元
一块木头售价2万元,买回家每周浇浇水就可以“一本万利”,几年间卖出数万个,在美好“钱景”诱惑下,吴某文等人吸纳3万多会员深陷其中,收取传销资金达6.6亿元。
2017年4月,吴某文成立某农业科技公司,以培植、推广“牛樟芝(菇)”为名,宣称只要缴纳2万元加入公司会员,即可获得一块牛樟椴木和一套培植设备,放在家里每周只需浇浇水,每月即可领取200余元的劳务补贴,2年期满后,公司将以2万元的原价回购椴木和培育出的所谓“牛樟芝”,会员也可选择保留椴木,培养出的“牛樟芝”自采、自卖、自用。为迷惑会员,吴某文还聘请所谓的“技术专家”组团在各地宣讲,声称“牛樟芝”具有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甚至防癌抗癌的功效。
2020年4月,因公司资金链断裂,无力向会员发放返利和收益,最终案发,公司董事长吴某文、总裁廖某文、财务总监林某萍、副总裁林某猛和王某生等9人悉数归案。

  “由爱超级购”传销案
涉案金额:4.8亿元
2月,广州钦州成功摧毁了一个一度活跃在全国各地的特大网络传销犯罪团伙,2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落网,涉案金额达4.8亿元人民币。
2020年3月,钦州市公安局钦南分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辖区内有人参加了一个叫做“由爱超级购”的网上商城平台,以层级经销商、网上购物为名,通过推荐返利、会员等级进货差价、线下利润提成等模式,引诱参与者通过发展下线人员获利,会员涉及全国各地,注册会员数量达90多万人,涉案金额4.8亿元。

  CBE币传销案
涉案金额:4亿多元
2019年7月,刘某安注册成立并实际控制深圳某科技有限公司,以虚拟的销售矿机、挖CBE币为幌子,让会员支付 USDT购买矿机和支付DBE作为矿机押金,要求会员缴纳入门费,作为挖CBE币和发展下线会员的资格,并以直推奖、团队奖、代理奖等奖金制度和挖矿高额收益为诱饵引诱会员发展下线,形成层级24层,收取传销资金4亿多元。

星际联盟传销案
涉案金额:4亿元
11月6日,徐州公安局官网发文《徐州警方“2021汉风3号”严打整治统一行动,48小时破获案件288起》引发关注,文中提及“丰县县局先后在上海、武汉、深圳等地抓获星际联盟网络传销犯罪团伙成员31人,查获以太坊、泰达币、FIL币等虚拟币价值人民币约4亿元。”
星际联盟主要是从事FIL挖矿业务的,FIL挖矿模式具有较为明显的持币生息、借新还旧的本质特征。首先,FIL挖矿需要质押FIL代币,也即如果投资人向参与挖矿,除了购买矿机、算力以外,还需要购买FIL代币质押到项目方节点上。其次,质押的FIL币需要540天的锁仓期,这个锁仓期是比较长的,到期之后,挖矿获取的FIL并非一次释放,而是在跨度较长的时间段内分阶段释放。最后,FIL矿机的销售模式是其最大的问题,除了挖矿获取代币以外,矿机销售商往往以拉人头发展下线为考核依据,采取团队计酬模式,借助微信群和电报群等所谓的社区快速传播,吸引大量没有任何虚拟货币投资经验的人入场参与。
2 条记录 1/2 页 下一页 12
网友评论全部评论(0)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