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一切为了儿子!

栏目分类 | 直销掌故
0

目录

  对于美路,父亲起初是坚决反对的。我手上的机会很多,他始终觉得我不该去卖洗洁精,我大学这四年他算是白供了。

   他开始激烈地反对,我也开始激烈地反抗。记得当时我对他讲,美路是我五年来最理智的决定,你同意我要做,你不同意我也要做,未来的人生路还得我一个人走,你陪不了我!父亲没话了,就开始反对我全职,于是我不再回家,回家我们就吵。

  从小我就是个很拧的人,喜欢一条道儿走到黑---成功学里把这个叫执着!这样僵持了一个月,父亲终于熬不住了。从那以后,父亲不仅不再反对我做美路,而且开始以实际行动支持我的事业。记得他曾经说过,既然我坚持要走这条路,那他希望我尽快成功!

  一个月后,父亲加入了美路,当月他就做了个9600(9%),而且很快就出了前排。第一个前排是他科室里的*何洁,何洁的弟弟不久也加入了;医药代表萧雨娟(12%)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了解美路的,后来又出了贾依晨(12%)以及很多医药代表。父亲那时已是快六十的人了,还跟着我们这帮小年轻跑来跑去,全国各地的会议也去了不少。作为国内最早的儿童营养专家之一,父亲还三天两头到团队分享、讲课,每周两次的例会他也一次不落。他常说,来美路就能看见儿子。那时,我整天忙于美路,是根本没时间回家看看的。

  父亲后来上了特约经销商,姐姐也影响出来了,一家人终于在美路里团聚了。不是讲一人美路全家美路么?那时我们做得真是很彻底。直到我上了DD,父亲才渐渐退出了市场,他年岁大了,又有糖尿病和冠心病,已经不可能再像年轻人那样冲、拼、熬了。不过他还是时常会到中心来讲课,每个月还在坚持个人销售,有时3%,有时6%,有时9%,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去年9月我离开美路。美路七年,这也是一个父亲陪儿子走过的七年!

  上了DD后,我的收入还是不够花。那个时候,我每个月的收入都在6000~13000之间,但除去中心投入、全国跟会、外地(市场)拓展、本地大会、月末补货、产品自用、跟进成本、送货成本、个税、工商管理费以外,就基本剩不下什么了。况且每个月还要还以前欠下的债,车贷也常常不及时---我到现在也申请不了信用卡就是那时造下的孽!美路人总是津津乐道各奖衔“成功”人士的收入,能不能拿到那么多还是一回事呢,就算真的有,那也只是毛收入,是没有扣除各项营运成本的。在美路人的概念中,从来都是没有成本的,他们把那个叫投资!可投资要投到什么时候?三年不盈利,十年还不盈利么?

  几乎每次中心下课的时候,父亲都会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趁着没人就赶紧偷偷塞我几百块,那时,我基本上就是靠这个活下来的。我都DD了,还要父亲接济,很多时候我都不好意思伸手去拿!部门总是说,“笑主任,怎么上了DD还这么紧巴啊?”我只能强颜欢笑道,“我不习惯乱花钱!”

  在后来的市场风波中,父亲的部门“死”掉了很多,远在济南的大林是唯一幸存下来的独苗。他的介绍人(即介绍你加入美路事业的人)依晨在他出生前两年就“死”去了,我用了三年才把这个“大成盛记白吉馍山东总代理”给孕育成型,大林的“出生”实在算得上是剖腹产。

  在上手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大林仍然孤独地在济南坚持了好几年,一直到去年9月我离开的时候打电话让他退卡。大林在这个生意中亏了15000块,是我个人部门中亏得最多的。他离开时还剩下一千多过期的货,我也一并解决了---送佛总是要送到西天的!

  前几天,父亲还在电话里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的生活,我已经35岁了,天津的房子卖掉了,可婚还没有结成,我成了他人生最后阶段最后的心病。他总说,如果我过得不好,他怎么对得起地下的母亲啊!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父亲已经心力交瘁了。
网友评论全部评论(0)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