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后几年或发生比2008年还严重的金融危机!

栏目分类 | 直销掌故
0

目录

     多方研究显示,大型基金开始撤出新兴市场。专家认为,这与全球经济出现的新变化和新兴市场波动、政策的改变有关;未来,由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大型基金撤离的趋势在一定时间内不会改变。


    当世界经济迎来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七年之痒”,各大经济地壳板块间的摩擦依旧清晰可见。美国货币政策趋向正常化的当口,越来越多货币当局开闸放水,不平衡经济基本面及汇率走势让金融市场和全球资本流动出现分化。

    分化带来危机的担忧在多位新兴市场经济学家中蔓延,债务及资本外流成为两大关键词。但一些接受上证报采访的专家认为,金融市场和全球资本流动引发系统性危机的可能性较低,更多焦点集中于局部经济体。

    根据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最近一次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8日的当周,全球所有股票基金吸引到63.6亿美元资金净流入。

    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在过去四周内第三次吸引到资金净流入,其中,俄罗斯及印度两大金砖国家的股基吸引到超过2.5亿美元资金,但离岸中国股基遭遇约3亿美元的资金赎回。

    新兴市场的资金流看似回暖,但尚无法抵消前一阶段的恐慌性大“失血”,尤其是亚洲新兴市场。截至1月,投资者连续第7个月从亚洲新兴市场基金撤资,自去年11月末以来的撤资总额超过130亿美元。

    据外媒报道,许多富豪正在将人民币资产转换成海外高端地产。从曼哈顿到伦敦再到新西兰的使命湾都能见到中国人的身影。而高盛也认为,中国居民继续增持海外资产(包括通过隐藏的资本外流渠道)意味着未来几个月外汇外流的情况将持续。

    进入2015年之后,人民币的贬值压力与日俱增。由此所引发的担忧情绪一方面正在促使中国巨富选择逃离人民币资产,另一方面又让中国公司的美元负债成本走高。

    2015年至至今为止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近1%,而2014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则为2.5%。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增强,中国资本外流的情况已然明显。

    中国央行最新数据显示,1月金融机构口径的外汇占款下降1082亿元人民币,为连续第二个月减少千亿元。考虑到当月外贸顺差创新高及FDI亦呈高位,显示私人部门对美元资产的兴趣日浓。

    知名财经评论家叶檀表示,资本外流加速,既显示了对外投资的扩大,也显示了对内经济信心不足。瑞银报告指出,过去几个季度中国出现了资本流出,仅去年四季度FDI以外的资本流出规模就高达1600亿美元。

    估算2014年FDI以外的资本流出(包括证券投资、其他金融项目流出、经常转移及其他资本外逃)高达3240亿美元,与2013年净流入560亿美元形成了鲜明反差。

    随着世界银行再次下调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预估,多年来投资回报疲弱,以及增长前景蒙阴,现在大型基金对新兴市场的人气恶化。

    国际金融协会执行总裁洪川也表示,一些吸引机构投资者投资新兴市场的充分理由已经消失。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主任赵萍对此表示认同,“所以,对于这些投向中国的大型基金来讲,它们的利润空间会受到挤压。为了获利,它们更愿转向美国等发达国家。”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此也表示认同,他对国际商报记者表示:“美国退出量化宽松、美元走强等国际新变化都是其中原因,这些新变化必然引起基金投向发生转变或波动。”

    与此同时,借入大量低息美元贷款的亚洲公司也面临风险。美国的加息前景让美元在利差优势的推动下节节攀升,伴随经济增长放缓开始侵蚀企业的利润,在支付美元债息时它们需要更多本币。

    有外媒分析称,这种情况让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记忆重现。当时亚洲当地货币兑美元汇率大跌,那些借入美元贷款的企业难以偿还债务令银行面临压力。

    另一项线索来自信用基本面。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去年新兴市场评级被下调的数量超过上调,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年出现这种情况。

    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近日预计,今后几年可能再度发生全球金融危机,甚至可能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严重。但部分迹象都已出现,比如债务越来越多,欧美以及一些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不稳定。

    其中也涉及不少对中国的担忧。根据Markit和彭博汇总的数据,跟踪中国内地股票的美国最大交易所交易基金空头仓位占发行在外份额的比例在23日达到6.3%,而在去年年底,这一比例仅为0.1%。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上表示,美国货币政策趋向正常化,美元汇率走强对国际资本流动的格局会带来深刻的影响。而新兴市场很多结构性的问题、脆弱性的问题逐步暴露,面临着资本流动的冲击。

    不过,一些分析表明,昔日金融危机爆发时的基本面与如今有着相当明显的差别。华尔街日报分析指出,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相比,今日亚洲的经济大环境已今非昔比。

    当时,亚洲多数货币都与强势美元挂钩;随着美元走高,亚洲货币也会上行,给该地区的竞争力带来压力。而当危机发生时,这些货币就会与美元脱钩,本币急剧贬值使得一些国家难以偿还庞大的外债,而这些外债曾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七年之痒是道坎,对人生和经济都是如此。全球经济能否迈过这轮风险爆发的坎,目前还尚未可知,但至少可以确定,风险爆发总是具有破坏性的,复苏趋势恐将又一次弱于市场预期。

    中国统计局发布2014年世界经济形势回顾与2015年展望,指出2014年,发达经济体经济运行分化加剧,发展中经济体增长放缓,世界经济复苏依旧艰难曲折。


    网友评论全部评论(0)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