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源堂内战

栏目分类 | 直销掌故
0

目录

围绕着双清胶囊所有权的争执起于一场事关公司所有权的内战,昔日搭档反目成仇,同源堂一分为二,商战仍在继续。

陈桥兵变
要弄清楚双青胶囊的归属权问题,首先得将时间拨回到2008年。
上面为段金生,下面为鲁延达上面为段金生,下面为鲁延达


2008年7月,天津同源堂商贸有限公司将沈阳作为最早的业务发展地,向市场推出“津城同源堂”牌葆青和返青(以下简称双青)胶囊,操盘手是该公司的负责人段金生。

段金生之前曾在天狮担任部门经理,后来另起炉灶成立了天津同源堂,主营双青胶囊。至于段金生如何与双青胶囊结缘的,有两种说法。一说双青胶囊是由段金生的爱人陈某研发成功,段金生将其投入商业运营中;二说双青胶囊是由曾与天狮有过高钙素的供销合作,后产生业务纠葛的陈勇,从内蒙古一家制药企业寻得的配方,之后辗转到了段金生手中。

用双青胶囊作为市场敲门砖,段金生正式开启了天津同源堂的直销业务。然而,公司成立之初经营很不容易,天津同源堂的市场团队和业绩发展都不理想。在国内坚持了半年时间后,段金生将眼光投向海外市场——俄罗斯。

段金生决定亲赴俄罗斯,他将同源堂的经营业务移交给自己的副手鲁延达。鲁延达之前在天狮时,就是段金生的助理。

有意思的是,就在段金生走后不久,天津同源堂逐渐迎来了业务转机。“和刚开始的时候相比,后来一个月的业绩是之前的好几倍。”最早一批加入天津同源堂的经销商陈浩(化名)亲历了双青胶囊的市场爆发,他把爆发的原因归结为双青胶囊的产品功效,以及高回报率诱惑下经销商高涨的推广热情。

受高回报率诱惑的不光只有经销商,市场管理者鲁延达也同样如此。

“当时双青胶囊卖得非常火,真金白银的利润谁看了都眼红。趁着段金生在国外,鲁延达从供货商手中拿到了双青胶囊的配方,他终止了此前为我们代工生产双青胶囊的厂商合作,另外找到一家代理商生产供货,这家代工厂的地址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陈浩是天津同源堂的元老级经销商,对公司发展中的细节比较了解。

“之后,鲁延达拿着双青胶囊的配方,以天津同源堂的公司名义,与天津中敖集团(天津中敖科技集团总投资20亿元,是一家在动物保健品和营养产品上拥有研发推广技术和推广平台的农牧科技产业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将天津同源堂的直销业务嫁接到了中敖。”陈浩谈到。

据悉,鲁延达之所以能与天津中敖集团达成合作,与他的女朋友在其中牵线斡旋有关。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掌握了天津同源堂的公司财权。“公司的财务是鲁延达的人,最开始天津同源堂只有百十来号经销商的时候,公司的奖金结算和发放全是由他两人负责。后来,团队做大了,鲁延达就投入更多心思做市场和管理,但财务上仍然没放手。”陈浩用野心家来形容鲁延达,同时也对他的个人能力加以赞赏,“鲁延达是80后,属狗。年纪轻轻的就很精明,做事干练,有魄力。长得也帅,是个很招人喜欢的家伙。”

鲁延达借着公司顺势发展,段金生又不在国内之际,成为公司实质掌控人,但段金生显然不会善罢甘休。

明争暗斗

2009年底,段金生回到国内时,发现自己创立的公司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自己已被架空排挤出局。他想找鲁延达论理,但对方避而不见,代替鲁延达与段金生见面的是天津中敖集团的董事长许德宇。

“许德宇是个手眼通天的人,在天津当地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源。他告诉段金生,鲁延达已经和自己建立了合作关系,他表示愿意拿出3000万元作为对段金生的补偿,希望此事就此平息。”天津同源堂的高级经销商张敏(化名)向记者透露。

但这个补偿的承诺却迟迟没有兑现,等待中,段金生开始了反击。他开始为双青胶囊申请专利号,使自己成为该产品的唯一合法拥有者。在向专利申报机关递交相关文件的同时,段金生将这一消息在同源堂的经销商中广泛扩散。

双青胶囊所产生的良好业绩表现让经销商对产品拥有很高的依赖度,在听说段金生正在申请产品专利号,成功之后天津同源堂将失去经营资格时,焦虑情绪在经销商中蔓延。鲁延达也开始采取应对措施。

2011年5月初,天津同源堂公司发出消息,称公司将为双青胶囊申请小蓝帽标识,申请要求需要将产品的主要配方在产品名称中直接体现,为此,公司决定将此前的津城同源堂葆青胶囊更名为牛骨髓葡萄籽胶囊,返青胶囊更名为黄芪菊苣酸胶囊。

此外,鲁延达还宣布,从2011年7月1日开始,将原价为580元的双青胶囊提价至650元, PV值则由此前的580降至550。“双青胶囊的市场认可度高,鲁延达在提价的同时,又降低产品PV值,这样做无非就是希望能尽快清空囤货。” 天津同源堂公司经销商王军(化名)解释鲁延达此举的原因。

同时,他还向记者透露,在宣布改名字和调整双青胶囊价格的同时,鲁延达还为公司引入了很多其他的直销产品,希望用这些产品来代替双青胶囊。“双青胶囊对经销商的重要性鲁延达不是不知道,之前他就是看准了大家这一心理,才敢将公司的周封顶奖从5万元下调到3万元。”王军加入同源堂的时间长,周封顶奖的下调对他产生了直接影响,出于对双青胶囊的依赖,他当时并未想到离开。

但这一次不同,在鲁延达宣布了一些列调整措施之后,王军和他的团队成员开始萌生离开天津同源堂的想法。“当时大家都很着急,做天津同源堂的经销商,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起码有半分之八十都是冲着双青胶囊来的。段金生正在为双青胶囊申请专利,鲁延达开始大量出货,寻找替代品准备放弃双青。双青胶囊能赚钱,我们经销商肯定不愿意放,我们还想继续卖双青。”王军说出了大多数经销商的心里话。

段金生深谙此理。2011年9月,段金生将天津同源堂商贸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以及所有有形无形资产全部转入金木集团旗下,用并入的方式与河北金木药业集团开展合作。他对天津同源堂的经销商宣布,今后自己将以金木同源堂的公司名称,采用天津同源堂公司最原始的奖金制度,继续经营双青胶囊。

这一举动为段金生争取到了大量天津同源堂的经销商,虽然他们并不太喜欢他的行事风格,“段金生属羊,是个内敛型的人。他和鲁延达正好相反,做事沉稳,讲章法,社会阅历也丰富,但若论做直销,总让人感觉缺少点激情。”经销商如此评价段金生,但这并不影响他们选择跟随他。与鲁延达相比,段金生拥有双青胶囊的专利权,找到了新的事业开展平台,奖金制度也更优越,经销商都很现实。

段金生带走了天津同源堂的大部分人马,鲁延达方面人气急剧下滑。但这一变动却并未影响到鲁延达的直销热情,他将此前双青胶囊的品牌商标“津城同源堂”注册成为新公司的名称——天津津城同源堂科技有限公司,对剩余人员重新排网后继续经营直销。并在经销商离开之后的第二天,恢复了双青胶囊的价格和PV,并将其重新确立为公司的主打产品。

明争暗斗

2009年底,段金生回到国内时,发现自己创立的公司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自己已被架空排挤出局。他想找鲁延达论理,但对方避而不见,代替鲁延达与段金生见面的是天津中敖集团的董事长许德宇。

“许德宇是个手眼通天的人,在天津当地拥有丰富的社会资源。他告诉段金生,鲁延达已经和自己建立了合作关系,他表示愿意拿出3000万元作为对段金生的补偿,希望此事就此平息。”天津同源堂的高级经销商张敏(化名)向记者透露。

但这个补偿的承诺却迟迟没有兑现,等待中,段金生开始了反击。他开始为双青胶囊申请专利号,使自己成为该产品的唯一合法拥有者。在向专利申报机关递交相关文件的同时,段金生将这一消息在同源堂的经销商中广泛扩散。

双青胶囊所产生的良好业绩表现让经销商对产品拥有很高的依赖度,在听说段金生正在申请产品专利号,成功之后天津同源堂将失去经营资格时,焦虑情绪在经销商中蔓延。鲁延达也开始采取应对措施。

2011年5月初,天津同源堂公司发出消息,称公司将为双青胶囊申请小蓝帽标识,申请要求需要将产品的主要配方在产品名称中直接体现,为此,公司决定将此前的津城同源堂葆青胶囊更名为牛骨髓葡萄籽胶囊,返青胶囊更名为黄芪菊苣酸胶囊。

此外,鲁延达还宣布,从2011年7月1日开始,将原价为580元的双青胶囊提价至650元, PV值则由此前的580降至550。“双青胶囊的市场认可度高,鲁延达在提价的同时,又降低产品PV值,这样做无非就是希望能尽快清空囤货。” 天津同源堂公司经销商王军(化名)解释鲁延达此举的原因。

同时,他还向记者透露,在宣布改名字和调整双青胶囊价格的同时,鲁延达还为公司引入了很多其他的直销产品,希望用这些产品来代替双青胶囊。“双青胶囊对经销商的重要性鲁延达不是不知道,之前他就是看准了大家这一心理,才敢将公司的周封顶奖从5万元下调到3万元。”王军加入同源堂的时间长,周封顶奖的下调对他产生了直接影响,出于对双青胶囊的依赖,他当时并未想到离开。

但这一次不同,在鲁延达宣布了一些列调整措施之后,王军和他的团队成员开始萌生离开天津同源堂的想法。“当时大家都很着急,做天津同源堂的经销商,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起码有半分之八十都是冲着双青胶囊来的。段金生正在为双青胶囊申请专利,鲁延达开始大量出货,寻找替代品准备放弃双青。双青胶囊能赚钱,我们经销商肯定不愿意放,我们还想继续卖双青。”王军说出了大多数经销商的心里话。

段金生深谙此理。2011年9月,段金生将天津同源堂商贸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以及所有有形无形资产全部转入金木集团旗下,用并入的方式与河北金木药业集团开展合作。他对天津同源堂的经销商宣布,今后自己将以金木同源堂的公司名称,采用天津同源堂公司最原始的奖金制度,继续经营双青胶囊。

这一举动为段金生争取到了大量天津同源堂的经销商,虽然他们并不太喜欢他的行事风格,“段金生属羊,是个内敛型的人。他和鲁延达正好相反,做事沉稳,讲章法,社会阅历也丰富,但若论做直销,总让人感觉缺少点激情。”经销商如此评价段金生,但这并不影响他们选择跟随他。与鲁延达相比,段金生拥有双青胶囊的专利权,找到了新的事业开展平台,奖金制度也更优越,经销商都很现实。

段金生带走了天津同源堂的大部分人马,鲁延达方面人气急剧下滑。但这一变动却并未影响到鲁延达的直销热情,他将此前双青胶囊的品牌商标“津城同源堂”注册成为新公司的名称——天津津城同源堂科技有限公司,对剩余人员重新排网后继续经营直销。并在经销商离开之后的第二天,恢复了双青胶囊的价格和PV,并将其重新确立为公司的主打产品。
网友评论全部评论(0)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