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曼做空康宝莱

栏目分类 | 直销掌故
0

    2012年12月19日,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CEO阿克曼发布针对康宝莱的做空报告,称康宝莱以误导性的财务信息掩盖公司业务本质,通过发展会员来赚钱,而不是卖产品来赚钱的销售模式,存在金字塔式骗术,此举让康宝莱的股价迅速下跌。

    阿克曼承认,在报告发布的前一天,他旗下掌控着 110亿美元的 PershingSquare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在做空康宝莱公司股票。

    对此,康宝莱也迅速回应,一场做空大战由此展开。


艾克曼艾克曼
 阿克曼在2012年12月19日称,自己的潘兴广场资本公司已卖空2000多万股康宝莱股票,并发布报告指责该公司以误导性的财务信息掩盖公司业务本质,只是通过发展更多下家——美其名曰“经销商”来获利,而非出售产品,所谓的直销实际是进行非法传销,“其股票价值是零”。

  阿克曼还称,不同于其他直销公司,康宝莱是一家缺少实质性产品销售的“金字塔公司”,特别是在保健品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下,其产品价格并不比竞争对手低,也没有大量做广告,只依靠产品出售而取得目前的业绩是不可能的。此外,其所谓的研发费用也值得质疑。接下来多名知名投资者也加入了做空阵营。

  阿克曼披露卖空康宝莱后,康宝莱方面迅速召开发布会,对阿克曼的指证进行逐一批驳,但这并没阻止公司股价在随后四天里犹如过山车般暴跌近40%。



    2012年12月19日,康宝莱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约翰逊回应对冲基金经理传销指控,回应内容如下:

    “本周五我们的股票有巨量的看跌期权到期。我们曾经了解到这个情况属于某种“重要事件”。

    突然,阿克曼今天早上宣布,他将做一个关于康宝莱的报告,就在这前一天。

    我们的首席财务官今早向阿克曼先生表示,想要参与他的演讲,但遭到阿克曼先生的拒绝。我们被告知,阿克曼先生已经在7月至9月做空股票。

    在阿克曼先生的公告之后,我们的股价下跌了15%。为此,我们已督促美国证券交易会调查这系列活动,以保护投资者的权益。这似乎又是一次“过分热心”的空头的非法操控。

    康宝莱公司开展直销业务已有32年时间,在全世界拥有数百万客户。我们不花钱来招募经销商。就在今天,我们宣布在生产设施上投资1亿美元,将在北卡罗莱纳州雇佣500人。

    康宝莱拥有一个最大的营养品生产线,并为兼职和全职者提供直销业务机会。对此,我们感到非常自豪。”

    虽然康宝莱公司迅速作出回应,并且还有华尔街分析师发布报告建议买进康宝莱股票,并预言其股价将会上涨至72美元,但康宝莱的股票仍一路下跌,一度跌到20多美元。


    北京时间2013年1月4日消息,查普曼投资力挺康宝莱,公司管理层宣布将在1月10日召开分析师会议“全面回应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的问题”。康宝莱股价在本周五大涨12.89%至每股36.35美元,自12月20日以来首次突破每股35美元,较圣诞前夕的每股26美元上涨了36%,但公司在过去12个月内仍下跌超过30%。

  Pershing Square创始人,查普曼投资有限公司( Chapman Capital LLC)的Robert Chapman表示此前对冲基金经理阿克曼“尽管有着似是而非的推理,但最终会随着康宝莱回购和优异业绩而遭受无情的逼空”。

  对冲基金经理人威廉姆·阿克曼在2012年12月称基金正在做空康宝莱股票,威廉姆·阿克曼表示康宝莱这家营养保健品直销公司以误导性的财务信息掩盖公司业务本质,阿克曼认为这种经销商是通过发展会员来赚钱,而不是卖产品来赚钱的销售模式,存在金字塔式骗术。

  随后康宝莱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约翰逊回应对冲基金经理传销指控是虚假的,公司表示针对做空事件将在1月10日召开分析师会议,“全面回应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的问题”。
康宝莱股票走势图康宝莱股票走势图


  转折点发生在美国东部时间2013年1月10日。康宝莱总部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围绕着公司研发支出、分销商、客户和销售模式,全面回应阿克曼对其商业模式的质疑。“2012年,康宝莱产生了7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自2007年以来,已经实现20亿美元的资本回报。”迈克尔在电话会议上说。

  康宝莱2012年前三个季度的财报显示,其全球六大市场均同步增长,即使在整个直销行业最难做的欧洲市场,增长也超过10%,而中国区的增长更估计将超过30%,其他四区也都有超过欧洲市场的增长幅度。充裕的现金流和良好的业绩构成了康宝莱反击阿克曼最有力的武器。

  而康宝莱总裁沃尔什则表示,康宝莱的分销商的确能够从公司获得全职或兼职收入,但新进入的分销商与原有的分销商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而且往往还赚得更多,这不符合所谓的“传销”结构,且表示康宝莱并不是如阿克曼所说的“赚快钱”,92%的增长来自于经营了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市场。

  在回击阿克曼的同时,康宝莱宣布了高达9.5亿美元的回购计划。资本市场开始出现转向。1月9日,SEC文件显示Third Point的丹·勒布重仓买入康宝莱8%的股权;1月10日《纽约邮报》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活跃投资者卡尔·伊坎持有康宝莱的长期仓位。此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其股票价格即上涨至被做空前的水平。但阿克曼表示,仍将继续看跌康宝莱。

     北京时间2013年2月15日,针对激进投资者伊坎(Carl Icahn)增持康宝莱股份的行动,阿克曼(Bill Ackman)今日回应称:“我们的投资是基于仔细的分析事实基础上的。经过18个月的尽职调查,我们认为康宝莱是在做传销。这个结论不会因为谁是另一边的投资者而改变。我们的目标是让大家关注康宝莱以揭露他的实质。在某种程度上,伊坎的参与是在帮助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欢迎他的参与。”


  北京时间3月14日晚间消息,周四艾克曼(Bill Ackman)麾下的Pershing Square资本管理再度向康宝莱(HLF)发难,试图以不久前被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的Fortune高科营销公司为样板,说服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相信康宝莱涉嫌金字塔骗局。

  今年1月末FTC正式起诉Fortune高科营销,后来伊利诺伊、肯塔基和北卡州的总检察官也加入了起诉行列,联邦法庭即将对本案进行审理,而Fortune高科营销的运营已因此而暂停。

  Pershing Square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康宝莱触犯了FTC用于起诉Fortune高科营销的同样规范。Pershing Square已为做空康宝莱投入了大额赌注,动用了约10亿美元资金来做空康宝莱股票。

  Pershing Square在www.factsaboutherbalife.com(意为康宝莱的真相)刊出一份详细比较康宝莱和Fortune高科营销的幻灯片,引用了大量Fortune高科营销案的法庭文件和相关材料。Pershing Square表示,依照FTC认定Fortune高科营销是金字塔阴谋的同样分析框架和法律规范,自己认为康宝莱很明显也触犯了相关法规。

  截至美东时间周四上午10:25(北京时间周四晚22点25分),康宝莱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下跌25美分,至38.67美元,跌幅为0.65%。(立悟/编译)


   3月14日,康宝莱在声明中表示,“公司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的产品,满足他们真正的需要:控制体重和补充营养。我们的消费者保护规则不仅满足,而且在许多情况下超过了直销协会(DSA)规定的标准。康宝莱是直销协会信誉良好的长期会员,该协会有182家会员公司,包括雅芳、安利、如新、普瑞玛瑞卡和The Pampered Chef(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子公司)。”

  “康宝莱是一家资金雄厚的成功公司,在公司创办的33年历史中,一直为股东创造有意义的价值,为分销商提供巨大的机会,积极影响消费者的生活和健康。”

  但阿克曼的问题是:“该公司是不是真的在销售蛋白补充剂,为何要采用多级市场营销?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认为,绝大多数的分销商赚取很少收入,那些赚取收入的人,其利润绝大多数来源于新的分销点,而不是实际产品销售。他的论点是,所有的康宝莱网点都是在建议零售价之下销售商品,正常的企业,如何能维持利润空间?康宝莱真正的业务是分销自己,如果按照之前对于传销的法律案例,康宝莱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

  康宝莱公司与勒布则回应说,这是一个失实的陈述。他们举出一个利伯曼公司的研究调查表明,大约有5%的美国成年人曾尝试康宝莱,而且采取不同商业模式的竞争者如GNC,也是研发费用很小。更重要的是,有70%的经销商联合起来,以获得批发价格,这并非一个快速致富的欺诈。

  到目前为止,一个对冲基金的授意,使得FTC介入,并摧毁一个公司的案例极少发生。但是,康宝莱的自卫宣言并没有力量。该公司从本质上说,它不是一个骗局,它是一个运行的模式,可以让经销商把定价过高的东西,以折扣价格获得。这并不一定意味着这是个非常可怕的怪物。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在美国,销售价格过高的电子产品的各种电缆和节拍器的德瑞公司,在定价过高的二级市场已经取得了令人震惊的庞大市场份额。

   一、莱昂·库伯曼:阿克曼公开做空康宝莱很愚蠢
      库伯曼表示:“阿克曼拥有最出色的投资理念,他的研究也许是正确的”。但是他也指责阿克曼把投资公之于众的做法“很愚蠢”。 库伯曼说,阿克曼这样做担负了公众责任,他现在必须为此辩护,如果阿克曼没有告诉大众就改变了投资想法,他可能遇到法律纠纷。

      库伯曼说,“有些投资者听从他的建议做空康宝莱股票,他们可能会改变想法,因为被误导起诉阿克曼。这是真正的风险。”只有在公司股价下跌时做空才能赚钱。

二、马里奥·加贝利(GAMCO投资公司(GAMCO Investors)的创建者)
      马里奥·加贝利认为,买入股票和做空股票的投资者有所不同,他永远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在做空某家公司,“如果我长期投资股票,仓位很大,那么我必须向公众披露。做空投资者不用披露任何信息。”
   来自彭博新闻社周一公布的一则报道显示,康宝莱聘请的一家投资银行已经与阿克曼旗下的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的投资者进行了接触,建议投资者将他们的资金从这个120亿美元规模的对冲基金中抽离。该报道援引三名未具名消息人士的消息称,投资银行Moelis公司对投资者建言称阿克曼的这笔做投资是危险的和不负责任的。

   彭博新闻社特别提到,Moelis安排了对冲基金顾问公司Cliffwater和康宝莱高管的会议。Moelis还与新泽西州养老基金进行了接触,该基金在阿克曼的对冲基金中有2.07亿美元的投资。阿克曼对康宝莱的做空赌注已经吃了大亏,但是股市的反弹并没有让这位激进的投资者对自己的投资提出批判的意见。

   阿克曼2013年11月份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将坚持他的空头投资。据彭博社报道,阿克曼基金的空头头寸已经损失了超过3亿美元。
    激进对冲基金经理威廉•阿克曼(William Ackman)周一在写给投资者的信中表示,营养品和减肥产品制造商康宝莱(Herbalife)仍然在中国进行不当的招聘,并有可能违反了多级市场限制。并称他很快就会公布自己调查的发现。

    迄今为止,他只向监管部门报告了相关信息。阿克曼写道:“下一次除了其他事情,我们还会谈论对于康宝莱主要三个营收来源的分析:基于互联网的拓展营销,营养品俱乐部和康宝莱的中国分公司。”

    阿克曼称,康宝莱在中国招募会员收纳会费,还让分销商招募会员,这违反了中国法律。他还表示,自己为此已投入10亿美元来做空康宝莱。阿克曼此前便称康宝莱的销售行为是金字塔骗局。

  根据康宝莱最新公布的2013年财报,中国市场2013年第四季度销量上涨逾120%,是全球销量增长最快的地区。康宝莱在中国有20万名销售代表,其采用的“独特的营销策略”符合中国法规。康宝莱表示,它对中国的业务充满信心,公司运作符合当地法律规定。
    阿克曼用两个词来概括其上周针对康宝莱有限公司做出的公开演说:“我的问题”。

    阿克曼在活动期间曾表态这是安然式欺诈行为。然而投资者并没有呼应阿克曼的控诉,他们没有选择抛售康宝莱股票,而是在阿克曼公开演说后将股价提升了25%,创造了该公司历史上的最大单日涨幅。

   “这是一场失败的公关,”阿克曼说。“我认为我们或许把公众期待渲染的估计过高。人们正在寻找遍地横尸、鲜血淋漓的惨案,而我们呈现的却不过是一个三小时冗长而中规中矩的演说”。

    纽约交易所康宝莱股价下跌6.1%,收盘时至52.40美元。
   北京时间2014年9月17日晚间消息,Pershing Square Capital掌舵人比尔-艾克曼在卖空康宝莱股票上看起来正接近盈亏平衡点。
  
  周二,康宝莱股价跌至每股45美元以下。该支股票最近一次的交易价格为每股约44.69美元,年初至今已经跌了超过40%。


网友评论全部评论(0)
匿名